初识加纳

 时间:2015-12-08 08:43:47 贡献者:arcerxuf

导读:初识加纳 1 晚上 11 点多,我们开始登机,前后一望都是高大壮硕的黑人,一股浓重的体味扑鼻而来, 刚开始极不习惯,后来心里默念着“入兰芝之室,久而不闻其香, . . . ” ,时间一

初识两牙.康修加纳(1)
初识两牙.康修加纳(1)

初识加纳 1 晚上 11 点多,我们开始登机,前后一望都是高大壮硕的黑人,一股浓重的体味扑鼻而来, 刚开始极不习惯,后来心里默念着“入兰芝之室,久而不闻其香, . . . ” ,时间一长也就习惯 了。

广州登机处的帅哥明显对咱中国人优待,只冲着黑人喊 ONE LINE,ONE LINE, 刚 刚在飞机上找到座位,就听到一个黑姐冲着阿联酋酋长航空公司(Emirates)的空弟大嚷着 fuck your mother, 听得我那个汗啦哗哗的。

EK363 于 23:55 从广州出发,沿着纬度线、背朝太阳升起的地方不断地飞行着,一直到第 二天早上 07:40 到达迪拜,飞机上没什么电影看,音乐感觉也只是一种调调。

身体漂浮在 万米之上的高空,睡眠总是断断续续的,每次睁开眼睛,头脑都有些昏昏然的感觉。

在迪拜候机时终于可以上网,结果 Lp 还没有上班,到北京时间 11 点转 EK787 再次起飞, 直到北京时间下午 8:00,当地时间中午 12 点到达加纳首都阿卡拉。

长时间坐飞机不是一般 的痛苦,十多个小时,就坐在一个小空间,极少走动,吃了睡,睡了吃,一直到浑身都麻木 掉,实在无聊的时候就看着飞机的标高图,看距离目标还有多远。

Emirates 上的视频每过 一个小时都会插播叫你 Comfort yourself,可是我怎么也提不起精神,而且机上的毯子居然 不够,只盖一片小小的毯子终于把我冻感冒了。

走下飞机,并没有想象中的热,温度也只有 27 度多,徐徐的凉爽的风吹过来相当舒服。

坐 上下机客车走两百米就看到了加纳简陋的机场, 一个灰蒙蒙的两层小楼, 陪同我们从迪拜一 起过来的小黑在加纳的人脉非常广, 跟加纳海关的同志聊了很久。

因为他从迪拜带了很多东 西,还有我们从广州帮他带过来 N 台山寨笔记本,他让他姐姐进到机场帮我们带行礼。

机 场没有 X 光扫描设备,所有的箱子都要用人工开箱检查,我正在为我带的山寨笔记本怎么 办,刚好前面有一批韩国朋友也是大包小包的东西,海关检查前面的一个电饭煲箱子后,看 我们肤包象像,SHERIF 给我一个眼神,赶快溜之大吉。

也许是全世界的交通都出了问题,阿克拉的堵车情况也非常严重,不过也好,极慢的车速正 好可以看看阿克拉的风情。

从机场出来,感觉就象到了国内的某个小县城,没有高楼大厦, 公路大多是黄土路且极其颠簸,想想佛山一环,真为加纳的司机没法超速驾驶感到遗憾。

也 正因为车速慢,所以路上总能看到一个个头上顶着大件小件的黑人们神情自若地来回穿梭, 向车内的乘客甚至司机推销产品,这些流动销售的东西一般都不贵,一两块塞地。

在路的两边常常映入你眼帘的, 还有一幢幢未竣工的半拉房子。

在这里, 这种房子随处可见。

当地人的习惯,盖房子不是一气呵成,而是有钱盖一点,没钱停下来,有的一幢房子要盖十 几年才完工,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车行约一个小时后,来到了我们要住一个多月的 INN, 两层楼的家庭式旅馆。

旅馆可以提 供无线上网,开始很担心的通讯问题终于得以解决。

但时差仍不习惯,直到今天我的手表仍 是北京时间。

旅馆周围的环境还不错,旁边是一个教区教堂,等他们 church 完圣歌后的夜晚很安静,听 着夜风轻轻的摇晃着树叶,不知不觉间睡意就悄悄来临了。

在网上曾流传的“男人一生要去的 50 个地方” ,加纳也位列其中,对此的解释是“连女人的 胸罩都是黄金做的” 。

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

夜深了,我会想着你的,我的朋友们。

有空我会慢慢地介绍加纳,这个非洲的黄金海岸。

加入老纳 2 第二天一早来到工地,情况比我想象的稍好,工地离机场很近,如果从机场出来走上主干道 就可以远远的看到,附近这一片就我们这幢楼看来比较突出,红色的屋顶已经敷好。

装好外 墙和玻璃应该比较壮观。

这幢楼将在十一月份投入使用,楼下将集中加纳三家银行,在主楼上会建一个超市。

几天后才现在,此地乃繁华地带,前面的柏油公路正对加紧施工,双向四车道,中间有绿化 隔离带,从工地跨过公路正对面就是加纳大学。

此处干活省去 49 字。

下午 4:30 下班,黑人兄弟都在工地上光溜溜地冲起凉来,估计是此地水贵,用工地的水是 in the nature of things。

中午快 1 点, “traffic, traffic!”将要接送我们的一个月的司机边叫着边送来了 PIZZA,25CM 的 CHICKEN PIZZA $GH 10 一个,相当于人民币 45 元一个,配着水吃下去,想着要吃一 个月的 PIZZA,不禁悲从心来。

中午就三样东西可以选择,pizza or chicken or potato, 晚上 可以配 fired rice. Suppose to predict this kind of menu in advance before boarding. But when it coming, God save me! 晚上黑 S 来接我们下班,带我们去了一家中国菜馆吃饭,皇朝苑。

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两桌黑人在吃饭了,黑 S 跟我说前台的靓女是北京人,看来当地的黑人 也经常光临中国菜馆,拿来菜单一看,最普通的炒菜 13.8 美金一个,相当于人民币 90 多 块! 米饭 3 美金一份,还好份量还是充足的。

小黑不吃,我们点了鱼香肉丝、回锅肉和一 个家常豆腐,味道还算地道。

经过几段崎岖的小道,黑 S 开着中国的五菱小面的七歪八拐的挤进一道胡同,再拐弯来到 高高的围墙上拉着电网的院落的大门前,原来这里是黑 S 的三个别墅之一,占地面积大概 1000 多平方,正房只有四房一厅,在正房前面的门廊用中国的铁艺栏杆围成一个露台,进 到客厅,42 寸的 SONY 电视,木雕花屏风,皮沙发,茶几上摆着的福贵竹无不透露出主人 的中国情节。

黑 S 拿出 Chivas Regal 12,加上可乐,在露台上为我们接风。

夜深了,我会想着你的,我的朋友们。

有空我会慢慢地介绍加纳,这个非洲的黄金海岸。

加纳西海岸-大西洋 3 在加纳的行程很是有规律,基本是旅馆、工地。

今天星期天,工人都要 CHURCH,于是我

们约好司机带我们去海滨看看大西洋。

坐上了车, 开始向海边进发, 黑人很喜欢音乐, 司机把车上的音响开得巨大无比, 沿途看去, 到处都是破旧的平房。

如果在一片破落的房子周围发现一个亮点,那可能是教堂,加纳是基 督教国家,星期天商店大都关着门,大部分人这天穿戴整齐一家老少一起到教堂做礼拜。

在 我住的旅馆的旁边就是一个教堂,每天晚上七点准时唱歌,我觉得做一个牧师也不容易,至 少要会演讲和领唱。

尽管加纳贫富差距悬殊但是却没有什么群体性事件, 每个人都对自己的 命运心安理得,教堂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路边我们看到很多荒掉的农田,上面只是稀落的生长着一些农作物,大部分是玉米,但看样 子也是似乎没有人来打理, 几乎完全就是靠肥沃的土地和良好的气候来决定收成。

这样肥沃 而广阔的土地,不论用来种植什么作物,收成都一定不错。

要是中国人到了这里一望无际的 荒地肯定会变成良田。

嘿嘿。

沿着靠海的公路, 在 ACCRA 市中心看到了中国人帮助建造的黑星广场,广场上高高耸立的 独立门、民族解放纪念碑,还有一排排整齐的水泥看台。

国立博物馆造型独特,但是比起中 国故宫,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物件。

终于来到海边,但是这里的海水不干净。

近海滩的海水都变成了土黄色。

过去亚龙湾,过去 布吉岛,过去巴厘岛,海浪于我几无引力。

但临海而建的酒吧和凉爽舒适的海风唯一成为亮 点。

回来路上,想着一周没有吃白米饭了,于是准备自己买着菜来做顿晚餐。

这边的蔬菜很贵, 昂贵到穷人一般都不吃蔬菜。

卖菜的小摊上没有任何的称量工具,大都是按个或按把来卖, 我们卖了一小网兜土豆(6 个), 一堆西红柿(8 个), 一个花菜, 四个青椒和一把葱花了 $GH20 (对人民币 4.5 自己算吧) 。

虽然越来越吃不惯这里的食物,但是想想他们的饮食应该很养人,加纳女人都很胖,估计有 一半的女人在 200~300 斤之间。

当然男人女人的屁股都很翘,属于典型的丰乳肥臀型。

好在 加纳盛行中国唐风, 骨感女人估计不容易嫁得出去。

但是男人就分化比较严重一般没钱的男 人都很瘦,有钱的男人都挺着个老总肚。

结果终于晚上还是没有做成饭,黑 S 带我们去了加纳的酒吧。

当地常喝的一种啤酒叫 guillness (我把它译成“去小旅馆的不要”),开始毫不在意,看黑 S 带着老婆和姐姐一起来 喝,初喝一口,浓浓的酒味,全无国内啤酒的鲜醇,仔细一看,7.5% Acl ,比国内 4%的酒精 度明显高了一些。

也难怪黑人喝中国的啤酒都说是假的。

就着黑 S 自己带来的烤非洲狗排, 一边喝啤酒,一边喝着不加冰的没有看出牌子的白兰地,都在胃里中和了,还好第二天没有 失忆。

夜深了,我会想着你的,我的朋友们。

有空我会慢慢地介绍加纳,这个非洲的黄金海岸。

玫瑰饭店 4 来加纳十天了,终于找到了可口的饭菜。

今天晚上是第三次到玫瑰饭店吃饭了,第一次是周六,周六下班本来准备回 INN 自己做饭 吃,但司机来的时候已经快 7 点了,再赶回去做饭实在对不起自己,于是就来到天天去工地 都要经过的 SWEET ROSES。

每次点菜都是很头痛的事情,第一次来玫瑰时随便点了三个菜,花了$GH56,感觉一般,但 是因为离工地近,中兴在加纳的非洲总部也是由玫瑰送餐的,华为要远一些,人来的少。

吃完饭开始考虑叫玫瑰送套餐到工地,这样司机就不用每天中午专门跑过来送 PIZZA 或 CHICKEN RICE。

到了星期一想了想还是晚餐去比较好,时间充足,玫瑰的环境不错,在里 面喝喝茶都是很好的享受。

当地人的食物有 Kenke、Plantain、Cassava、FuFu 等,主要以 FuFu 为主。

FuFu 是用当地一 种木薯蒸成八分熟,然后加进八成熟的玉米面,再放到罐子里,用锤子用力的捣成糊状,最 后再用碗盛起来很象我们的糕状。

吃的时候用手捏着沾酱吃。

因为没有蔬菜,一般喝着啤酒 或可乐。

工地上的工人午餐一般由家里带来, 一般是鱼跟米饭和不知道是什么面条混在一起, 没色相没有食欲,每次有热情的工人叫我 just try, 至今也没有勇气试过。

但是 Plantain (大的香蕉) 吃起来味道还不错,可以就在路边买,配着椰子汁也是常见的午 餐食品。

夜深了,我会想着你的,我的朋友们。

有空我会慢慢地介绍加纳,这个非洲的黄金海岸。

慢与懒 5 加纳的司机开车都很礼让,至少每天送我们上下班的司机如此。

十字路时,总是我们的车先停下来,司机在车里挥挥手让对方先行,如果有行人要求通过, 只要行人示意, 司机总是乐呵呵的让行。

对于开惯快车的我, 坐在副驾总是感觉非常的憋屈。

有时候明明可以通过的,白白浪费了时间。

刚开始觉得这些司机真有礼貌,慢慢地觉得不是 那么回事,明明可以开两个车道的时候,所有的司机都慢悠悠地一个车道上行驶,如果大家 都快些,遇到有分流的道路时车流量将会提高很多。

当大家都慢的时候,本来不好走的道路 更是 traffic every time。

如果只是开车慢,出于安全的考虑也就罢了,可是干活都慢就是另一回事了。

工地有七十个民工,十二个技工,民工由 BEN 管理,主要是做土建,在现有的建筑旁边再 增加一个四层的小楼跟现在的主楼连为一体。

黑人 BEN 对人非常的有礼貌,每次进出都要 帮我拿电脑包,说话小声细气,可是做民工管理如果没有点匪气,是镇不住人的。

于是在工 地最常见的场景就是一两个工人干活,三个工人在旁边看着,五个工人在附近躺着。

管理技 工的头叫 ISMEL,据说有自己的工作室,现在的这帮人都是他带出来的,高高大的 ISMEL 开着欧歌来上班, 但这帮技工每天基本上 9 点左右才陆陆续续地来到工地, 下午 5 点差不多 都收工了。

ISMEL 不知道是否还有别的工作,每天上午 11 点说要去 hospital 看病,到下午 2 点左右才回来。

技工里面有个会讲法语的小黑,总是找机会趟在地上。

每天说得最多的就

是 tired. 于是由不相信李工讲他们上次来的同事装两台电梯搞了三个月到现在是顺理成章 的事情。

我们预计一个月的工期看来两个月能搞掂都算好的了。

加纳人生性乐观,行事随意,答应人非常的爽快,但能不能做到,千万不要当真。

因为在他 们的字典里 “tomorrow” 跟 “forever” 似乎是同义词。

世界上有两件事最难: 一是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 二是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

看来中非的文化差异,也需要我们放慢节奏,跟着他们的舞步共舞。

=================================================================== 夜深了,我会想着你的,我的朋友们。

有空我会慢慢地介绍加纳,这个非洲的黄金海岸。

加纳的物价 6 非洲很穷,按道理穷地方物价应该不会太高,不然老百姓的生活都成问题。

但是,当我在阿 克拉最大的 SHOPRITE 里看到差不多 9 元一支的普通的 HB 的铅笔时还是小小的震惊了一 下,加纳的物价绝对超乎想象。

铅笔加纳当地的工业商品基本都是进口, 高额的关税导致电动工具、 小五金等工业用品在 GOME 的标价基本上是国内价格的 4-5 倍。

指甲剪 立白 来加纳后客户给我们买了当地的移动卡,当地的电话费 $GH0.4/分钟,相当于人民币 1 块 8 每分钟, 也是相当贵了, 短信$0.02/分钟, 跟国内差不多, CDMA 上网按流量计费, $GH0.2/M。

工地上的加纳青年几乎人手一部手机, 而且相当部分是中国的山寨机, 他们把玩我的 iPhone 时,先看照相功能,再看视频播放功能,非常的喜欢。

下次如果有人过来可以带一些高端点 的山寨手机来卖,应该是有市场的。

加纳的工厂、公司很少,就业机会不多,除了在马路上很多青年兜售各种各样的东西,路边 露天地也摆放了不少东西在卖,无品牌的电视机,沙发家具等等就随意在摆在路边卖起来。

椰子是当地产的,所以价格就相对便宜起来,在我们工地的旁边就是一个卖椰子的地方,一 堆堆地摆在那里卖,$GH1 可以买两个,卖椰子的黑人非常有经验,你可以提前告诉他要椰 汁多的或是肉厚的。

=================================================================== 夜深了,我会想着你的,我的朋友们。

有空我会慢慢地介绍加纳,这个非洲的黄金海岸。

加纳大学 7 在工地对面的加纳大学,演艺系的演播中心(DRAMA STUDIO AUDITORIUM SCHOOL OF PERFORMING ARTS)正在不紧不慢地施工。

星期五的时候,从国内带的两支冲击钻枪接连摆了工,正如 ISLMAN 所讲,中国的东西卖 的很便宜,但是很多时候 just use one time。

到了星期一,工具依然没有修好,新的还没有 买过来,干不了活,正好可以有空去逛逛加纳大学。

加大的正门没有清华门的辉煌,北大的古朴,更没有广州大学城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

门口 的门卫穿着电视里常见的政 变军人穿的那种制服,正指挥着交通,大门的左右分别是进出 的车道,进入加纳大学的车辆需要特别的通行证,门楼的中间走人。

走进毫不起眼的正门,眼睛顿时一亮,一条平坦的大道伸展向前,路的两旁青山绿树、红瓦 白墙。

整个大学建立在一个很平缓的小山坡上,经济研究院、农学院、历史系、英语系、邮 局、书店、服务中心等等星罗棋布在这些小洋房里,房子周围枝叶茂盛的大树似乎宣示着校 园年代的久远。

随着主干道逐渐向里面延伸,路也开始向四处分散,在绿叶的掩映中,依山 而建红顶白墙的房子层层叠叠,越发的多了起来。

KWAME NKRUMAN COMPLEX INSTITUTE 越向里走,地势越高,来到位于大学中心的圆形广场(其实很小),视野开阔起来,在广场的 右边看到精巧美观尖顶的钟楼,钟楼前面的一池莲花让浮躁的我也不由得静下心来。

广场向前一直走, 在 COMMONWEALTH HALL(VANDAL CITY) 的旁边有一片斜斜的但仍 平整的草地,几颗百年的大树华盖如伞,现在还是上午,如果晚上应该是校园情侣拍拖的圣 地, 与湖南大学的情人坡、 北大高小松弹吉他的草坪有些神似。

但是想到非洲的蚊虫与蚂蚁, 晚上应该还是在屋企比较的安全。

从坡顶下来向右, 往广场的左边走去就是大学的运动场了, 今天刚好赶上加纳高中的什么体 育赛事,停车场停着十来辆写着校名的大巴。

体育场的两个手球场、一个大的棒球场和几个 篮球场上都在进行着紧张的比赛,裁判席设在棒球场的旁边,本来对手球比赛有些兴趣,但 考虑到咱的英文水平,没敢上去寒暄。

在体育场向出口的方向看到了新建的学生宿舍。

也是整个大学高一点的建筑了。

晚上经过大学的门口时听司机介绍, 加纳大学目前有近 2 万多名学生, 其中外国留学生就有 6、7 千人。

估计国人更喜欢欧美的学校,在这里有看到白人学生,却没有邂逅到黄皮肤的 中国人多少有些遗憾。

==================================================================== 夜深了,我会想着你的,我的朋友们。

有空我会再慢慢地介绍加纳,这个非洲的黄金海岸。

遭遇小偷 8 作为前联合国总统安南的故乡, 作为新晋总统奥巴马上任后的首次非洲行的第一站, 面积只 有 20 多万平方公里、 人口 2000 多万的“小国”加纳, 一直被认为是非洲国家中的“民主典范”。

加纳在许多非洲国家被内战、政变所困扰,发展停滞不前的情况下,加纳不仅社会稳定,经 济发展,而且去年举行的总统选举因为组织有序、选举结果透明可靠,更是受到国际社会的 广泛赞誉。

加纳首都阿克拉(Accra)以及特马(Tema)的治安相对较好,至少比我所在的盐南路的治安要 好,还没有看到象盐南路上几乎天天上演着的飞车抢劫事件。

但小偷象阳光下的黑点,作为 和谐社会的补充总是存在的。

加纳也一样。

晚上在玫瑰吃完饭,司机一般在后面结账会比我和李工晚几步,走到车前发现车没锁门,拉 开车门,司机的衣服(司机平时都带一件正式场合穿的西装挂在后座旁的抓手上)散乱地放在 我的座位上, 前储物柜也被打开了, 我没上车, 司机打开发动机, 关上储物柜就招呼我上来。

我以为是他下车时没有关好而已。

结果第二天接我们的时候,司机激动地比划着,车门被撬 了。

还好车上只有司机放的一些零钱,$GH35,有一个 ZAIN 的手机放在左边车门下面的储物柜 没有被发现,我的电脑包是随身带着的。

中午来到玫瑰,玫瑰的停车场里有视频监控的,很快就发现了作案过程,一个笨保安和两个 黑小偷。

原来我们的车停好后, 待我们上楼过了不多时, 一个黑人开着一辆黑色的小车在夜幕下开了 过来,倒着停在我们的车侧,保安看到车上没人下来,慢慢地走了过去,站在我们的车后, 能明显看到保安在跟车内的人在沟通什么,过了 2 分钟,我们的车警示灯闪了起来,应该也 有声音的,视频听不到,保安站在我们的车后没有动,估计在望风,然后有人从黑车的后门 进入到我们车的前门,过了一会,保安走开到入口位置,几分钟后从我们的车警示灯又闪了 几下,从黑车上下来一个人,给了保安点什么东西,这时在入口处另一辆车开了进来,黑人 回到黑车扬长而已, 整个过程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 象电影一样, 只可惜天黑, 看不清楚人, 也没看到车牌。

但黑保安肯定少不了责任的。

店里的老板说这个保安来已经做了几个月了, 据然不知道有视频也够不小心的。

我不知道贫穷跟小偷的关系,富如美国,只是抢钱的手段更高,使用的工具更精悍而已,象 在名雅前面路上飞车抢劫的摩托党,是不需要什么高科技工具的。

但穷而不思变,对非洲来说绝不是好事情。

我问了很多工地上的工人,他们每天的工钱大概 $GH4-5,挤公车上下班要花费 2-3 块,中午晚上吃点东西花掉 1 块, (9 月穆斯林们做 FASTING,白天不吃饭不喝水,晚上是要补回来的)一天下来所剩无几,能存下两块钱已 经相当不错了。

所以经常有黑兄弟 beg me for 50ps(50 分) 来卖一袋水喝。

前段时间加纳在深海区域发现油田,并将在 2010 年正式开始石油生产。

随着勘探工作的不 断进行,有人预测,加纳的石油储量将达到 100 亿桶。

有油了,加纳人的生活会更好吗?

==================================================================== 夜深了,我会想着你的,我的朋友们。

有空我会再慢慢地介绍加纳,这个非洲的黄金海岸。

蚂蚁山 9在工地后面的玉米地里,分布着一些黄色的小土堆,高的超过 1 米,宽不过 6、70 厘米,松 松散散,毛毛糙糙的,开始不知道是什么,后来才知道那是加纳的又一景观----蚂蚁山。

这里的蚂蚁可能跟生长的环境有关,黑且大,大块头的有黑金刚之称,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药 材。

某天收工, 几个小黑闲来无事, 说在旁边的蚂蚁山里看到一个很大的老鼠或者是什么东西进 入,于是拿来工具,一帮人开始挖起洞来,结果掘地不到三尺,除了还有一个洞,什么也没 找到。

我提议灌水或者用烟熏,不被采纳。

后来想来老鼠或者什么东西其实只是借口,大家 只是很享受挖宝的过程。

==================================================================== 夜深了,我会想着你的,我的朋友们。

有空我会再慢慢地介绍加纳,这个非洲的黄金海岸。

海岸角的奴隶堡 10跟司机说了 N 次,每次都被搪塞着说 Next week,考虑到周一就要回家了,今天国庆,国内 放 8 天假,我们还要去工地,实在是对不起自己,于是跟李工商量着我们自己找车去算了, 花了 150 塞地,相当于人民币 700 元叫旅馆叫了一辆的士,来回近 7 小时,670KM 奔波, 结果非常之不值,所谓的城堡(Castle) 就靠海边的一个大院落,进去还要收 9 塞地的门票, 想想看算是给非洲人民扶贫了吧。

In 1492, in the exploratory and adventurous days made most famous by Henry the Navigator, the Portuguese built Elmina Castle as a trading post. In what was to become a colonial race for wealth and resources-also involving the Dutch, English and Swede (who build Cape Coast Castle) – well over a dozen such castles were erected along the coast. In these gold and other merchandise to be send back to Europe were stored. This trading relationship became a human tragedy – the slave trade. The store rooms were soon converted into dungeons. In these the slaves were kept, shackled, abused and even suffocated en route to hard labor in the then New World. Cape Coast 中文叫海岸角,是加纳的天涯海角,离阿克拉一百六七十公里,由于路途遥远, 加上沿途正在修路,路况不好,我们从上午 9 点半出发,到达目的地已快下午 1 点,3 个多 小时颠簸下来,真是腰酸背痛,大概是知道我们去奴隶堡,也要让我们受些折磨吧。

奴隶堡,是原总督府所在地。

进去要买门票,外国人 9 赛地不给票。

里面面积并不大,只见 两幢三层楼高的楼房成直角相连,楼房两端是两座圆形的碉堡,楼房现已十分破旧,石灰斑

驳。

楼房面对大海,楼房前面是一个小广场,从广场一侧的楼梯上去,上面是一层望海的平 台,广场和平台紧靠海边的地方,整齐地排列着几十门类似中国明朝时期的大炮,大炮旁边 还有一箱箱箱足球大小的铁球,就是当时的炮弹。

在城堡的下面才是奴隶呆的地方, 地牢分为男性和女性, 墙壁完全有巨石砌成, 厚度达两米, 牢内只有几个手都伸不进去的通风孔。

在中间位置还有一个水牢, 伸头往下看, 有近十米深, 阴森可怖;城堡有专门的讲解员,用英文生动形象地讲述着当时的黑人奴隶之悲惨状。

据说 当年通过加纳这个中转站输送了六千万的奴隶,其中两千万死于途中两千万死于关押之地。

出海的大门靠海的那边刻着 “Door of Return” (回归门),靠城堡的这边却刻着“Door of No Return”(不归门) ,意味着奴隶一旦出去了就回不来了。

半个多小时,基本上就可以看完了,如果你是自己掏腰,严重建议不要来,不如去南京看看 纪念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奴隶市场对面就是教堂, 这座教堂也是总督祈祷之地, 真不知道他当时会 祈祷什么,也不知道老耶会不会在听他的祈祷。

==================================================================== 夜深了,我会想着你的,我的朋友们。

有空我会再慢慢地介绍加纳,这个非洲的黄金海岸。

三个月的加纳生活让我对加纳有了较为亲切而又有些许模糊的印象, 有诸多新奇, 也有许多 感叹。

有时候晚上抬头看天空的圆月感觉恍若隔世, 真的不敢相信自己正沐浴在非洲的月光 中。

有时候在想自己回国后会不会想念这片土地,答案似乎很模糊。

 
 

微信扫一扫 关注一点知道
微信提问题 答案马上自动回复